站长推荐

友链推荐

《大侠魂》之第四十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

第四十章肥水不流外人田

门外偷看春光的蔡薇薇、谷忆白不想被华云龙发现了,娇羞地走了进来。贾嫣比她们更羞,将头埋进被窝里,不敢见人。华云龙笑着对二女道:“你们居然敢偷看,该打屁股。”

谷忆白羞笑道:“人家想看看嫣姊姊是怎麽样的嘛,人家第一次时懵懵懂懂,一切都迷迷糊糊的。”

蔡薇薇也羞笑道:“嫣姊姊,你真厉害,妹妹真是自愧不如。”

贾嫣在被窝里羞道:“真是坏妹妹,羞死人了。”

华云龙笑道:“嫣姊姊,你不用害羞,你马上可以看到薇薇的表演了。”说着,就下床去去抱着蔡薇薇,一阵猛吻,手也分别伸到蔡薇薇的衣服和亵裤里,很快的华云龙就脱下蔡薇薇的衣服,把她抱到床上。

华云龙向谷忆白招招手,要她过去,并说道:“忆白,来帮薇薇服务,薇薇好像春情泛滥,现在我们俩个好好的让薇薇爽一下。”说着指点一番。

华云龙吸吮蔡薇薇的乳头,而谷忆白则跪在蔡薇薇的双腿中,隔着亵裤舔着蔡薇薇的淫穴。蔡薇薇真的是像只发春的猫,不到一会,淫水又沾湿了亵裤。谷忆白将蔡薇薇的亵裤脱掉后,用双手将蔡薇薇的大阴唇拉开,伸出舌头舔舐着蔡薇薇的淫穴。贾嫣是瞪大了眼睛,满脸通红,欣赏着眼前的「活春宫」。

“啊……忆白……不要停……快……我好痒……”蔡薇薇很快的就摇晃臀部,谷忆白也舔的更仔细了,甚至将手指插到蔡薇薇的淫穴里,不断的抽插。

“喔……忆白……好……乖妹妹……我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”蔡薇薇的呻吟声更大了,谷忆白也不断的用手指扣挖蔡薇薇的淫穴,有时还转动手指。

“喔……龙哥哥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快用你的宝贝干我……我要你的……大宝贝干我的……喔……小穴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小穴要你的宝贝干……喔……”蔡薇薇被谷忆白和华云龙搞得受不了,一直要华云龙的大宝贝干她。

华云龙起身,然后顺手将谷忆白的衣服脱光。华云龙又低下头去玩弄蔡薇薇那已发硬的双峰和奶头,搞了一会后,华云龙要谷忆白让开,他握着宝贝「噗滋」一声,就将宝贝插到蔡薇薇的淫穴里了。

“啊……好宝贝……想你想得……我好苦……喔……快……哥哥干……干我……干死……小穴……快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蔡薇薇也是久旱逢甘霖,华云龙擡高她的双脚慢慢的抽送,而谷忆白则坐在床边看着华云龙的宝贝在蔡薇薇的嫩穴里抽干着。

“喔……对……就这样……快……干死了吧……啊……小穴想死大宝贝了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哥哥再快……用你的……喔……大宝贝干死小穴……喔……”蔡薇薇愈来愈淫蕩,双手捉着床单,头左右摇着,有时还擡高臀部配合大宝贝的抽送,华云龙的宝贝也愈来愈快的抽送着。

“啊……爽死了……小穴……爽死了……喔……龙哥哥……大宝贝哥哥……干死我……了……喔……用力的干……干死我……让我爽死吧……喔……”

看着华云龙的宝贝不断弄干着蔡薇薇的淫穴,而蔡薇薇又淫蕩的叫着,谷忆白忍不住的用手去扣挖自己的小穴,搓揉那坚挺的乳房,嘴里的唇舌也在唇边绕转着,一副急需宝贝来安慰的俏模样。

“喔……忆白……姊姊……爽死了……你龙哥哥……大宝贝哥哥……干死……姊姊了……喔……忆白……姊姊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你上来……姊姊也让你爽……喔……过来和……喔……我们一起爽……喔……爽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

谷忆白听到之后马上爬到蔡薇薇的身上,屁股向着华云龙,用舌头舔舐着江薇薇的双乳,而蔡薇薇双手却在谷忆白的乳房上搓揉,双指间在奶头上挟捏着,使谷忆白的淫水不时的从肉逼的隙缝中滴流着。华云龙见到此景,手指伸入小穴内去挖扣,有时捏弄着小阴蒂,有使时急速抽插着小穴。

谷忆白哪能经的起如此的挑逗,便浪语连连:“唉……呦……哥……哥……人家受不了……啦……嗯……好美……喔……嗯……”贾嫣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真是大开眼界。

华云龙一股作气上下齐攻,想使蔡薇薇先败,好去应付谷忆白,便急速抽插着蔡薇薇的嫩穴,且大起大落地干弄着。蔡薇薇直浪叫道:“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插的我好舒服……死了……龙哥哥……哼……嗯……我好美啊……嗯……这下可……把我插死了……嗯嗯……美上天了……哎呀……我的好……哥哥……大宝贝哥哥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嗯……我的心花都开了……嗯……爽……”

华云龙开口道:“薇薇,我这样插你、干你,你爽不爽啊?美不美啊?忆白,加把劲,她快不行了,等一下哥哥再给你一顿美味。”

“啊……啊……我快……乐死了……龙哥哥……顶到我的花心了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大……宝贝……哥哥……好会干喔……妹妹好舒服……啊……”

“哎呀……我快……快丢了……嗯……好美……喔……好哥哥……妹妹……好……好爽喔……嗯……快……快用力……嗯……哼……”蔡薇薇边叫着边挺起臀部,配合着华云龙的抽送。

“啊……出来了……好美……好爽喔……”蔡薇薇叫着,阴精便猛射出来,整个人昏睡过去。

华云龙顶紧了蔡薇薇扭动收缩的子宫,享受着这份快感。看那谷忆白迷人的粉臀,且小穴里又潺潺流着淫水,很是诱人,心中马上变了主意,忙将自己的宝贝从蔡薇薇的小穴抽出,伸出双手向谷忆白一抱,下面挺起的宝贝,腰部用力,宝贝应声而入。

谷忆白大叫道:“啊……龙哥哥……痛死人了……别再顶了……你的太大了……我的里面好痛……我吃……吃不消了……呀……”这也难怪,她与华云龙才有过一次,而且已经隔了好久。

华云龙觉得她的小穴里是又暖又紧,阴道嫩肉把宝贝圈的紧紧的,真舒服,真过瘾,看她那痛苦的表情,温柔的安慰着她:“忆妹妹,真的弄得你很痛吗?”

“还问呢……你的那麽大……也不管妹妹吃不吃得消……猛的直往下挺……差点挺得我快要痛死了过去……你真狠心……死冤家……”

华云龙道:“对不起嘛,好妹妹,我本来以爲你不是第一次,应该没有关系,所以是想让你痛快舒服,没想到反而把你弄痛了。”

“没关系……等一下别再这样沖动……哥哥……你的宝贝……太大了……妹妹……又只弄过一次……加上又隔了这麽久……所以一时无法承受啊……请你慢慢来……爱惜妹妹……”谷忆白说完后,马上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。渐渐的,华云龙觉得包着龟头的嫩肉松了些,就开始慢慢的轻送起来。

谷忆白又叫道:“啊……好涨……好痛……龙哥哥……大宝贝的哥哥……妹妹的小穴花心……被你的大宝贝顶得……酸麻……酥痒……死了……哥哥……快……快点动……妹妹……要你……”

谷忆白感到一阵从来没有尝过的滋味和快感,尤其是华云龙那龟头上的大涯沟缘,在一抽一插时,削得阴壁四周的嫩肉,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滋味,她媚眼如丝的哼道:“好哥哥……妹妹……哎呀……美死了……大宝贝哥哥……你用力搞吧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喔……我又……又泄了……”谷忆白哪受的了如此沖击,当然很快又泄身了。

华云龙的大龟头被她滚烫的淫液一烫,舒服无比,尤其她的子宫口,将他的大龟头圈得紧紧的,还一吸一吮的动着,那种滋味真是美极了,再听她叫他用力干。于是华云龙擡高她的双腿,架在肩上,拿一个枕头摆在屁股下面,使她的阴阜,突挺的更高翘。贰话不说,再挺起屁股猛抽猛插,只干得她全身颤抖。

谷忆白受惊般的呻吟浪叫,两条手臂像两条蛇般的紧紧抱着华云龙的背部,浪声叫道:“哎呀……龙哥哥……妹妹……要被你干死了……我的小穴……快……快被你弄穿了……好哥哥……你饶了我吧……我不……不行了……”谷忆白这时的娇躯,已经整个被欲火焚烧着,拼命扭摆着肥大的臀部,往上挺的配合着抽送。

“哎呀……好哥哥……妹……妹……可让你……玩……玩死了……啊……要命的冤家……”谷忆白的大叫,骚媚淫浪的模样,使华云龙更加凶猛的狠抽猛插,一下比一下强,一下比一下重。这一阵急猛快狠的抽插,淫水好像自来水一样的往外流,顺着臀沟流在床单上面,湿了一大片。谷忆白被弄的欲仙欲死,不停的打寒颤,淫水和汗水弄湿了整个床单。

“好哥哥……抽啊……干呀……我不想活了……我愿意被你插死……干死……嗯……我的天啊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大宝贝哥哥……妹妹……天天都要你用宝贝……干我……插我……嗯……好美喔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

“大宝贝哥哥……妹妹……要……要死了……我完了……啊……泄死我了……”谷忆白猛的一阵痉挛,死死的抱紧华云龙的腰背,一泄如注。华云龙感到大龟头一阵火热、酥痒,一阵酸麻,一股阳精飞射而出,全部沖入她的子宫去了。

谷忆白被那又浓又烫的精液射得大叫一声:“哎呀……好哥哥……烫死妹妹了……”

贾嫣接连看了两场,只觉心头火热,看见那边战事结束,忍不住主动投入华云龙的怀里。华云龙软玉温香抱满怀,有如抱了一块大消绵,他兴奋得热烈狂吻她。同时两只魔手也在她的全身上下摸索着,尤其女人最性感的部位。贾嫣在他怀中剧烈的颤抖着,华云龙觉得她浑身燥热异常,散发出诱人的肉香。

“弟弟……快点上来嘛……”华云龙闻言,低头去亲吻着她的乳房,用舌尖去舔舐着奶头,更用手去搓揉那湿漉漉的阴户,有时还深进手指抽插着。如此的捉弄,贾嫣那受得了,便娇呼连连。

“啊……唔……美……美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龙弟……你真好……啊……唷……唔……嗯……爽……好爽唷……”

贾嫣身子急急颤抖,浪叫道:“哎……呀……轻……点……好……吗……啊……嗯……人家受……受……受不了……啦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好快乐啊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快……快插进去……嗯……唔……我……求……求……你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好……好痒喔……”

华云龙低头一看,那浪水已流满了床上,于是他肩起两腿,扶着大宝贝对準丰满的阴户一按,大龟头已挤进肉洞里,再次一挺,那麽粗壮的宝贝,已全根尽没了,不留一丝缝隙。贾嫣阴户往上顶凑,露出满意的微笑:“喔……好弟弟……嗯……姐姐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

华云龙大龟头紧顶花心,用力磨辗旋转,一面笑笑说:“姐姐真正的舒服还早得很。”贾嫣阴户出开,十分紧小,华云龙的宝贝把它塞得满满的,觉得非常的肉感和特别充实。

“啊……嗯……好……插得我好舒服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好弟弟……哼……哼……我好美啊……嗯……这下可……把我插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美上天了……哎……呀……我的……好弟弟……嗯……干得好棒喔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我的心花都开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

华云龙揉辗了一会,看那淫水尤如山洪骤雨似的涌出,他两手抱紧丰臀,「噗滋」、「噗滋」抽猛插。贾嫣水汪汪的双眸,爱意盎然瞪着他,阴户里觉得无比的舒畅。她自有生以来,几曾享受过这麽美好滋味,全身酥痒痒的像飘蕩在天空中,嘴里更是淫声浪语连连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弟……弟……我……的……心……肝……宝……贝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姐……姐……从……来……没……有……这……麽……舒服过……喔……嗯……我……我天天都要……唉……姐姐不……不能没有你……唷……嗯……爽……爽……真爽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就是爲你死……我……我也甘心……嗯……嗯……美……美……真美……哟……嗯……弟……弟……你的宝贝……的……确……太……棒……了……”

华云龙听她娇声浪哼尤如浇上一杯的酒精,使他心头的一股欲火逾烧逾炽,他俯身一口含住她如紫葡萄的奶头,用力吸吮,一边猛沖狂刺。在疯狂的抽送中,势若奔马,迅若击电,根根到底,下下着肉,使得「劈啪」、「劈啪」之声不绝于耳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好弟弟……嗯……咬……咬……快轻轻咬……嗯……唷……咬姐……姐的奶头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喔……嗯嗯……”贾嫣在舒畅中,情不由己的挺阴抛臀向上迎凑,使战况更形激烈。静寂的空间,顿时洋溢着娇声浪语,粗喘声,和淫水刮动得如鱼唧唧水声,彙成一片美妙而动人心弦的乐声。

贾嫣颤声娇呼:“嗳……唷……好……弟……弟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你……你上吸下干的……姐……姐……好舒服喔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姐姐……受……受不了……嗯……不……要……挑逗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我……我又流……了……哼……哼……”

“姐……姐……你的小穴……好……好……紧喔……啊……夹的宝贝好……好舒服……你的浪……浪水……真多……呀……”

贾嫣娇喘着说:“嗳……还……不……是……你……的……大宝贝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给……弄出来的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姐……姐的小穴……好美唷……嗯……弟……弟……你……的……宝贝……怎……麽……这……这麽厉害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把……姐……姐……的心肝……都弄碎了……嗯嗯……”

蓦地,贾嫣全身一阵强烈颤抖,四肢无力地松弛了,像一条死蛇瘫痪了,她秀眸微闭着,似乎已无力睁开,小嘴翕张着,只有娇喘的份。华云龙只觉得大龟头上被热乎乎的阴精一浇,知道她又丢了精。贾嫣泄了之后,子宫口把龟头收得紧紧的,有如婴儿吸乳似的一阵吸吮收缩。华云龙觉得一阵阵麻痒透心,知到也快要射精了,立即快马加鞭的抽送。

“姐姐……快……夹……紧……啊……我……也要……泄……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快夹喔……”华云龙身子一麻,一直麻到屁股沟,大宝贝一涨,一阵酥麻,一股热热浓浓的精液,直向贾嫣的花心射去。

贾嫣把他的颈子抱住,身子一颤抖也一酥,又被热精一烫,花心上一酥麻就叫道:“喔……我又丢了……嗯……淌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好……麻……好……酥啊……嗯……好烫……唷……”

贾嫣说完,双手一松,人也软了,华云龙也累了,人也趴在她的身上喘息着,至此大战已告段落,两人也如同掉下河似的,全身累的湿淋淋。华云龙扶起娇懒无力的贾嫣,互相拥搂着,继续享受那甜蜜的滋味。贾嫣娇羞道:“龙弟弟,你好神勇喔,干得姐姐好爽啊。”

华云龙吻着她道:“嫣姊姊,我以后还会让你爽个够的。”

“嗯,龙弟弟,我们睡吧,已经快五更了。”在贾嫣的轻慰之下,华云龙搂住了她,累的呼呼大睡,睡得人事不知。而蔡薇薇和谷忆白,早已睡了过去。

早上醒来,已近十点,华云龙看着怀里的贾嫣,嘴角含春,媚眼如春般的娇豔,再看着她那一身的胴体,雪白的皮肤,真是迷人。而蔡薇薇和谷忆白已经不在了,想必是先起来了。这个时候,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:“新郎新娘起床了,太阳都老高了。”

华云龙一听是贾淑娴的声音,忙轻轻的摇着还在作梦的贾嫣:“嫣姊姊,快起来了,太阳都老高了。”贾嫣揉着惺忪的睡眼,往外一看,果然太阳已经老高。

华云龙一言不发的下了床,给贾淑娴开门,贾淑娴端着洗脸水进来,放下洗脸水,一看到华云龙那个赤赤裸裸、不穿裤子的样子,不禁脸上一阵飞红,直达耳根。华云龙双手一环,抱住了贾淑娴,在她的脸上、嘴上亲了又亲。

贾淑娴娇嗔道:“你现宝啊。要不是用餐之后就要上路了,我才不当扫把星,破坏你们好梦。”贾嫣羞红着脸,从床上想下来,谁知一个踉跄,立刻喊痛。

“你怎麽啦?”华云龙和贾淑娴同时问道。

“我的小穴突然好痛。”

“你昨晚是不是用力很大的力气干大师姐的穴,不然她怎会痛得这样子?”

“我没用多大的力气啊,可能是开苞的关系。”华云龙辩解道。

“大师姐,你在这里躺着,我去拿药给你擦一下。”贾淑娴白了华云龙一眼,随即又脸红,跑了出去拿药。



本资源由实力 乐鱼平台 赞助商 域名:yh15.cc
返回顶部
在线客服
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